探访山西女子戒毒所:哭泣的“罂粟花”

逍遥坊招聘

2018-06-27

探访山西女子戒毒所:哭泣的“罂粟花”

当然,如果仅仅作为个人“癖好”,私底下“秀”一把倒也无伤大雅;如果职业特殊,比如在外企,那其实也可以理解。

探访山西女子戒毒所:哭泣的“罂粟花”

  记者在国际禁毒日(6月26日)前夕,来到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采访,深入了解女性戒毒人员的戒治生活。 王建军 摄  中新网太原6月25日电题:探访山西女子戒毒所:哭泣的“罂粟花”  作者杨杰英  我是一株娇艳的罂粟花/有着迷人的外表/只因身上流着有毒的液体/而不敢向所有的花儿一样/肆意开放。

我渴望生存/渴望阳光/我努力改变自己/梦想有一天/能成为一株玫瑰或百合/散发出一阵阵清香……  这是山西一位戒毒人员写的诗。

  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人员入所后要进行绘心治疗,即写绘心日记,绘心灵成长绘本的方法,通过连续九周不间断的标准绘本和不定时的后续自由绘本,实现与心理戒毒康复工作者的沟通互动,实现心理康复治疗。

 王建军摄  罂粟花生来娇艳,却被称为恶魔之花。

娇艳的罂粟花下到底有多深的黑洞?有多少迷途的瘾君子葬身其中?在这些吸毒人群中,女性吸毒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她们绝大多数都对毒品的认识存在偏差,或对毒品的知识是空白。

  记者在国际禁毒日(6月26日)前夕,来到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采访,深入了解女性戒毒人员的戒治生活。  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张志强介绍,女性吸毒者受教育程度相对受限,对法律知识了解甚少,不知道吸毒的危害,在与吸毒人员的交往中防范意识淡薄,很容易抵御不住毒品的诱惑,成为毒品的“俘虏”。

  19岁的小霞(化名)已有5年的吸毒史,刚入所时经常坐在角落里发呆流泪,不爱说话,反应迟钝,记忆力下降。

  一位女性戒毒人员绘制绘心日记,“心门”,代表着失去自由的自己躲在这扇门后面,呈现出一个孤独、无助的自我。

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供图  “面对这个特殊的群体,必须探索她们的心理,从执法者角度要公开、公平、公正,从女性的角度要平等、尊重,了解每个人的需求,让她们主动找你诉说就达到了一种高的境界。

”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心理矫治中心主任王凤兰表示,“所谓生理戒毒易,心理戒毒难,我们更关注女性戒毒人员的心理戒治工作,她们比男性有更明显的情感表达。

”  心理康复是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治工作的重要内容,而根据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统计数据显示,女性吸毒人员的吸毒剂量和吸毒频率存在增大的趋势,与男性相比,大部分的女性吸毒人员在吸毒后产生了耐受性。

“一日吸毒,终生戒毒”。

  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毒人员入所后要进行绘心治疗,即写绘心日记,绘心灵成长绘本的方法,通过连续九周不间断的标准绘本和不定时的后续自由绘本,实现与心理戒毒康复工作者的沟通互动,实现心理康复治疗。

  33岁的小任,初中文化,在生下孩子3年后发现丈夫吸食海洛因,屡次相劝无效,自己以身试毒,如今已有8年吸毒史。

目前,丈夫也正在被强制隔离戒毒。

夫妻感情不好。

而母亲总唠叨自己吸毒的事情,害怕回家面对父母。

与公婆有矛盾,儿子12岁一直由婆婆带大,自称出所后也不想回婆家,对前途深感迷茫,不知所措。

  这是一位女性戒毒人员近期最后一次做心理咨询,自称是要从光脚,一无所有,寓意着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做起。

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供图  针对小任的情况,山西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心理咨询师对其进行心理治疗,包括绘制绘心日记。

通过三个多月以来的绘心日记,小任从内心迷茫,无法适应戒治生活,不会与他人沟通交流,到现在每日精神振奋,开心生产劳动,虽然仍然面临许多挑战,可是内心有了许多力量去面对。

  小任表示,出所后将找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,做一个自立自强的人。

  “其实她们的内心都很柔软,经过自己的努力让她们摆脱毒品,重燃希望,这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。

”王凤兰如是说。

(完)[责任编辑:陈畅]。